從佔中到遮打



9月22日 學聯開始罷課,我不看好,不同意

9月26日 學生去了圍政總,我的朋友在場,我開始關注他們在做什麼

9月27日 公民廣場被清場,我為看完facebook以及TVB大大小小新聞和直播而沒法入睡

9月28日 警放一晚內發放了八十七枚催淚彈,我正在家趕最後的FYP,我的一堆朋友同學還有他們的家人在場,我為著家人對電視吼的一句「岩啦開槍打死哂佢地啦!」痛哭失聲

9月29日 我來了。



因為好奇心,想知道這些人到底在做什麼,所以去了
去了,就回不來了。


"It was the best of times,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."

我沒想到,身處2014的自己,會如此透砌地明白這句話的意思
感謝我和香港共同同歷這一刻。


2014/09/29 02:54 | Comments(0) | 特別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





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(絵文字)



<<Eyeshield 21 | HOME | unhappy refrain>>